旅行後遺症

自溫哥華回港的頭一個星期,我活像一個睡寶,晚上九時多已上床睡覺,一睡至少十小時。我唯有早點上班,早點下班,早點吃晚飯,早點睡覺。有個晚上約了唐生吃飯,一邊吃飯,一邊瞌眼訓。那種睡眼狀態跟平時有點兒不同,是昏迷的一種。我想跟時差沒有多大關係,因為只是平常早睡兩、三小時,我認為是要"補充"那兩個禮拜的睡眠,幸好情況已好轉。21st Oct 2006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