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歷新年

因為潤月,今年的農歷新年特別遲,在二月下旬的農曆新年著實缺乏氣氛,一遍春暖花開的模樣,怎樣也不似過年。

vancouver cny.jpg

個人印象最深的農曆新年,並不是童年,反而90年代初在溫哥華渡過的農曆新年。或許是人在異鄉,農曆新年不是理所當然的時候,大家都特別珍惜。印象深刻是因為"夠熱鬧"!

那時候爸爸當加港兩邊飛的太空人,每次都只有個多星期時間留在溫哥華,只有農曆新年可以逗留三個星期。爸爸飛來加拿大前,我跟媽媽弟弟都會到唐人街和烈治文辦年貨。從年廿六開始的溫哥華機場都充滿歡欣,因為都是"一家團聚"的日子,大家都高高興興來接機。到92、93年的農曆年,因為遇上移民高峰期,大量Aunties、Uncles到在溫哥華,可真是極熱鬧!因為屋子夠大,都會幾家人都某屋裡拜年,basement麻雀玩樂、大廳爸爸們的鋤大D、Family Room有我們青年組的Karaoke,有爸爸從香港帶來的寶麗金33012和華納天碟的卡接OK LD。記得某年,某位Auntie搞團拜,在Main Street的輝煌酒家延開五席,整班人熱鬧都不得。酒樓外泊滿的Honda、Toyota Camry、Acura,一看便知是香港人的車子。也許90年代初的經濟,我的利市收入以"盤滿砝滿"來形容,一般都是每封加幣$5-$20不等,那此年代,加天是7算!

在溫哥華的第一個農曆年,因為中學老師罷工,我跟弟弟竟然在農曆年不用上學。其實日間上學,晚上拜年的經歷都非常特別。雖然那時候不流行拍照,但菲林和file都印左腦裡,這感覺比相片更永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