粗口

話說我在傳媒六年,練得一口流利粗口。雖然上司認為我的粗口級別未去到地盤級,但一般應對及溝通都尚算合格。

未入傳媒前,我都甚少講粗口。並不特別抗拒粗口,只是不講、沒有人講、不需要講吧。但在傳媒工作,最基本是"聽"粗口,最初很抗拒,後來明白這只是溝通方式,不帶惡意的粗口,我並不介意。特別當時任職的傳媒,男多女少,比例極不平衡,粗口潢飛是司空見慣。我也堅持了一陣子,後來發現粗口確實能改進溝通。

收放自如還是最緊要,離開傳媒這年頭,已跟粗口疏遠多兼近絕蹟了。但我深信只要再遇上那個"語境",粗口還是流俐!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